聯絡我們 關於我們 網站地圖
伍桂麟:像他這樣觸摸死亡的男子 閱讀次數 : 15609
日期 : 2015-04-15
伍桂麟:像他這樣觸摸死亡的男子


▼「人前人後」專欄

閱讀「伍桂麟:像他這樣觸摸死亡的男子」印刷版
《am730》2015年4月10日/《明報》4月14日

四月天,死生時節。清明節的拜祭憑弔,復活節的破死復生,都讓我們逼視一個事實:有生必有死。可死亡卻從來不能阻止生命。從「設計師」到「防腐師」的80後伍桂麟(Pasu),工作地點是殯儀館、解剖室,在那裡直視死亡;處理過千具遺體的他,更是觸摸死亡。對死生的感悟,比許多人都要深刻。近年積極推動「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以及相關的生死教育,把生死的一課打開,觸發我們坦然面對死亡,審視生命……


“恐懼源於從未接觸過”

如果你印象中的遺體防腐師是沉悶,陰森的形象,那可令你失望。訪問當日他頭戴鴨舌帽,看起來更像一位藝術家,很難令人想像他會跟殯儀、遺體扯上關係。「我曾是一個平面設計師」,他說,喜歡畫畫、攝影與設計的他,23、24歲開始在殯儀館工作,因為有親人從事殯儀行業,在引薦下他就入行了。

入行後才首次看到、觸摸遺體,有時候房間內擺著8-10具遺體,工作至凌晨3-4時,關燈離開,也煞是恐怖。很多人會好奇這工作是否很嚇人,會否「撞鬼」?身為基督徒的他說「信心在神」,要害怕的是撒旦。他認為資本主義社會下只著重眼前,只強調營營役役地追求財富、名利,地位的價值觀,撒旦光是用這些東西去誘惑人,遠比屍體來得可怕。

Pasu對遺體不無戒心,不過是在生理層面多於心理層面:「只知生理上要跟他們隔離,穿保護衣、手套」,因為有時要處理曾患病的遺體,「少少風險是必然有的,但這風險不比你走上街,冒著紅燈過馬路高」。

面對很多人的離世,Pasu不會過分投入或抽離,但每次工作都很細心去做,這是對逝者的一份尊敬,同時也是為背後的家人服務,希望為逝者重現一個相對好的形象。

隨著醫學的進步,如今對死亡的定義已跟昔日有所不同,以前可能沒呼吸就代表死亡,如今還要檢查脈搏、瞳孔及腦幹才能決定,不過無論什麼時代,人們對死亡的恐懼從沒減退。「恐懼源於從未接觸過,一般人覺得『人死如燈滅』,不知道死後會如何,所以很沒安全感」。「當我們知道死亡是怎樣一回事,認知死後的盼望,就自然不會恐懼。」


“我會否有相同的結果?我所追求的是什麼?”

「怕死」其實是為著生存。人的基因內一早就有種求生本能,「如果對死亡沒恐懼,那生存率就會很低,因為沒有危機意識。」去年一件事讓Pasu再次驗證這天性,因此他笑言自己也「怕死」,「去年『9.28』警方發放催淚彈之時,我也是會跑的……」

冷靜與專注是Pasu工作必須的態度,他能專業應付,從來以平常心面對。但到為親人的遺體進行防腐時,卻是難過時刻,「知道與他們的關係就此斷掉,有信仰的還期望日後可在天堂相見;如無信仰的,就永遠不能再見。」

然而最為震撼的,還是面對朋友遺體的時候,「朋友就好像一面鏡子,他們面對的家庭,工作、社會與自己面對的很相似」,面對朋友的離世,他也會問自己「我會否有相同的結果?我所追求的是什麼?」

他相信,每個人面對「死亡」都很獨特,亦有不同的故事。一些名人、富人的遺體都在手中處理過,讓他覺悟到,所有人都會面對死亡這結果,沒有人在死亡時能帶走任何東西,反思生命中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無言老師」讓醫學生反思生命、死亡......”

從初入行,Pasu一直是兼職從事殯儀工作,另一邊廂繼續設計事業,就這樣一過五年多,時間安排都蠻自由自在。直至五年前入職中文大學當遺體防腐師,生活就起了變化。入職半年後,他建議成立「無言老師」(遺體)捐贈計劃,但一開始得不到支持。「每年有四萬多人去世,但一間大學只有20具遺體作醫生解剖」,是不可能的。 「在每1,000人當中,能游說到一人願意捐贈,都不只這個數目了」,因緣際會下,後來計劃終得到認可發展。

「無言老師」計劃因著Pasu在市場、設計等方面的知識,漸漸得到社會認同,他隨之更進一步,積極推廣「生死教育」,希望把「死亡」的信息放大一點,刺激人從死亡中再思生命;希望不要將死亡看得太神秘,讓人認識後可多作「生前規劃」。「失去的那一刻會是傷心,所以應盡可能在擁有時候好好珍惜」。

「無言老師」除了是解決醫科學生對解剖學習的需求外,更希望培養他們的同理心。「醫學教育只是講求醫術與技巧,同理心不是在書本上可以教得到的,『無言老師』這個計劃,讓學生反思生命、死亡,顧及他人的感受」,因為醫科生與遺體相處的態度,能反映他們日後對病人的態度。

從Pasu的觀察和體會,醫科生從前只視解剖課的遺體為「工具」,解剖時亦只是公式為地完成所有步驟,下課後遺下所有工具於枱面就離開。自「無言老師」計劃開始後,學生漸體會捐贈者的無私,如今醫科學生上解剖課,會先靜默以表尊敬;下課後,會自己收拾解剖工具,又會寫感謝卡送贈「無言老師」的家屬。Pasu希望日後醫科生可以親自接觸「無言老師」的家屬。「醫生有一定的social status(社會地位)及收入,這些都影響著他們的價值觀,而『無言老師』,更能讓他們思考無私奉獻、以身施教的意義」,這正是Pasu的苦心。


“我怕死,因為我怕我比太太先離開”

面對過那麼多死亡,生命在Pasu的意義是什麼呢?他說「生命是一份禮物,這份禮物需要經歷考驗」。經歷過抑鬱、失落、不如意的遭遇,曾經時常問「何必偏偏選中我?」,此刻回首,那些失敗、失意的經驗,演化為寶貴的成長課,化成了Pasu生命中的養分。這些年來,他領略到生命在不同的階段及崗位,都有獨特的意義,今天的他,樂於與人分享生命的高低起跌、生老病死。

像Pasu這樣一個防腐師,經常與遺體接觸,很多人都會有幾分忌諱,令人擔心很難拍拖成家,但他坦言自己幸運遇上不介意他工作的太太,甚至在結婚周年,願意跟他一起參加生死教育交流團,參觀墳場及殯儀館。不意他竟一句道來:「我怕死,因為我怕我比太太先離開,她未必會承受得住。」

因著愛的緣故,Pasu願意自己比太太久活一點。因著愛的緣故,讓我們更懂得珍惜在世的日子。


撰文:黃佩英|攝影:王婉薇|圖片提供:受訪者︱版面設計:Goldie

 
 
     
 
陳念聰
龐秋雁
韓樹華
湯麗萍
蔡廉明
植惠珍
陳頌恩
孫 豫
任志強
梁紹輝
鍾俊彥
黃兆祺
潘正輝
馮思聰博士
任嘉雯
王緯彬
葉漢浩
鄧志傑
陳碧霞牧師
王福義
艾 阮
詹維明
郭志華
鄭鴻昌
吳少華
陳尚義
范晉豪
王 南
蔡婉玲
黎曦明
謝明莊
黎家傑
徐榮耀
蔡錫昌
Connie x Philip
蕭永豪
陳美寶
Andrew
趙善榮
梁柏堅
王仕雄
曹美娟
譚永亨
查錫我
伍桂麟
彭順強
洪家耀
陳靜曦
麥敏媚
朱德貞
German
鍾一匡、鍾一諾
鄺文珣、應德榮
黃 民
馮華添
黎梅貞
鄭漢文
陳炎光
龔立人教授
余偉業
張婉雯
張慧嫈
陳培德
李棠師傅
宋詠茹
鄺頌安
張淑衡
郭晉安、歐倩怡
黃岳永
彭鴻昌
白耀燦
陳善文、姚仲民
王惠芬
何靜瑩
何偉航
馬安達/馬歷生
BabyJohn蔡瀚億
梁啟業
梁家寶
李德康醫生
李健達
陳任敏儀院牧
馬振年
鄭敬基
梁家麟博士
詹志文
蔡少琪牧師
陳芷盈
林淑敏
何國器
林廸奇
陳明恩(Corinna)
陳嘉寳(Anjay)
徐偉賢
陳守賢
陳立業
楊惠文
王祖藍
黃愷欣
楊瑞麟
蕭東山牧師
張致恆(Steven)
黃智賢
黃榮新
盧振雄
譚詠珊
李俊輝
鄧嘉玲
梁沃厚
楊芷瑩
趙珮瑜醫生
何凱文
何建宗教授
黃克勤博士
鍾一諾
鍾一匡
陳桂芬
余妙雲
姜少聰
張希寧
萬得康牧師
林浣心校長
李慧詩
梁嘉慧
李輝平
鍾凱瑩
邱騰華局長
張潤衡
胡麗芳
鄭秀文
沈祖堯校長
譚偉豪議員
李陳昭舜
胡容卿
李紹權
李志剛
潘天佑博士﹙Dr Peter Poon﹚
錢錕博士﹙Dr Paul Chien﹚
伍煒國博士﹙Dr Edward Ng﹚
霍耀明
俞 真
譚志源
連加恩醫生
龔柏成
彭婉明
韓馬利
John Zulueta
Anita Worthen
鄭明明
何基佑
溫裕紅
蘇如紅
徐武豪博士
陳苡棋
文雅言
譚智明
黃成智議員
張崇基
區佩瑜博士
梁錦松、伏明霞
譚傳華
鄧萃雯
喜樂合唱團
關心妍
費田妮醫生
蕭壽華牧師
高皓正
盧覺威
林本利博士
黃元山
陳肇賢
葉松茂
廖啟智
紀治興
陳慧蕊
戴紹曾牧師﹙Rev. Taylor﹚
趙芬妮
紅虹
張堅庭
羅乃萱
余德淳
沈祖堯醫生
尹祖伊
力克﹙Nick Vujicic﹚
李愛銳﹙Eric Liddell﹚
袁幼軒
金培達
張德培﹙Michael Chang﹚
小金子
蔣朗今
蔣麗萍
陳流芳
馮就賢夫婦
曾國銘
黃美廉
楊 羚
黎美嫻
陳鍵鋒
劉俠(杏林子)
張衍怡
嘉榆老師
王菀之﹙Ivana﹚
連加恩醫生
 
主頁 | 向生命致敬 | 機構事工 | 聚會消息 | 網上影院 | 人物見證 | 機構刊物 | 城中話題 | 下載區 | 奉獻祈禱 | 認識我們 | 福音產品 |


Copyright © 1972- 2017 GoodNews Communication International Ltd. 真証傳播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