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關於我們 網站地圖
王南:人算什麼? 閱讀次數 : 9711
日期 : 2015-12-08
王南:人算什麼?


▼「人前人後」專欄

閱讀「王南:人算什麼?」印刷版
《am730》2015年12月4日/《明報》12月8日

生於音樂世家的王南,人生樂章都由音樂串起來。11歲跟隨母親學習鋼琴,曾任教於香港演藝學院,熱衷於作曲和參與音樂會,是家長眼中的一等一鋼琴老師,他的目標是讓學生愛上音樂。一曲《人算什麼》抓住了他的心,沿此引發他對生命的探究,在創作上進入另一境界。但相對於偉大的宇宙與創造,人所成就的,都算什麼?

坐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那是在香港罕有高聳寬敞的禮拜堂,莊嚴肅穆的氣氛中迴盪著優美的琴音,一曲《彩虹》,情感淋漓,傾注了演奏者的熱情和素養,聽者早被音符牽引⋯⋯好生好奇,演奏者是誰?樂章又是出自何人之手?待牧師介紹,他起來躬身面向會眾,流露一種非凡的音樂家氣度,是王南。


“寫到一個高潮的時候,我就哭了,而且是很激動的哭,好深情,好投入⋯⋯”

我們從音樂開始認識王南,也從他創作的樂章去讀他的生命。「花兒要靠天空哭泣時,留下的淚水滋潤,人生如無淚汪汪的眼,就會喜樂不見。」、「當愛悲苦當愛憂傷,看那彩虹多麼美麗,它是神的淚痕。」這是《彩虹》其中的歌詞。人生哀樂雙生,在困境中如何不失盼望?人生不經歷憂患,難以體驗真正的大喜樂。創作者把自己的經歷,與人生常態融化在創作中。

事實上, 王南創作的音符真的是滿載淚痕。「我絕對相信是上帝觸動我的創作,每次寫一首歌,寫到一個高潮的時候,我就哭了, 而且是很激動的哭,好深情,好投入⋯⋯慢慢平靜下來, 就有很大滿足感。」寫的深情、唱的深情,聽的就被深深觸動,許多時候,更會特意上前向他道謝,甚至索取琴譜,他都樂意分享。

王南所創作的40多首詩歌,靈感多源自他喜歡讀的中、西方詩歌或文學作品,再加上一點哲思。「我通常寫歌很快,找到對的方向後,差不多一兩小時就寫好了,期間不能停下來,一停下來就怕會忘掉。」因為中國文化背景及西方的音樂訓練,王南的曲不經意地揉合了中、西方音樂的風格,韻味悠長。

王南沒錯出身於音樂世家,但並沒有一生平順的保證。1960年代在武漢出生,正值火紅年代,父母就如當時的知識份子一樣,是批鬥的對象。王南大約六歲時被逼與父母分離,與外婆同住至11歲。文革結束後,王南才跟父母團聚,並開始跟隨他著名聲樂家的母親謝怡配學習鋼琴,他父親是歌劇的填詞人及導演王韋民。

憶苦思甜,王南聊起一段與音樂有關的童年往事。那段時期,所有音樂創作都停頓了,只餘下「樣板戲」,王南不懂什麼,反正是有音樂元素,可以唱、造,他都牢記下來,十部樣板戲,幼稚園年紀的他竟然倒背如流。父親每天接他放學,隨意點其中任何一個曲子,王南都唱得出來。音樂始終是這個家的核心,在那看來悲苦的日子,一唱解千愁。王南說,他的音樂人生,的確是這樣薰陶出來的。

15歲讀初中三的時候,他面臨人生中第一個重要抉擇,當時他的父母已經考慮王南報讀大學的方向,就讓他選音樂還是大學,二者只能選其一。「當時我想,如果是學音樂,只專心學一樣東西就好。」他就此轉了校,到了有名的湖北藝術學院專攻音樂,直到考進了北京的中央音樂學院,師承周廣仁和周銘孫等大師,開展了他年輕時代的音樂事業。

在中央音樂學院半年,他認識了一位老師,認為他的才華可以到音樂之都維也納深造,於是安排他到歐洲深造音樂。也是在維也納,王南認識了他第一任太太,她是一位香港人,也就在1988年隨太太到香港。後來獲演藝學院聘請為鍵盤樂器導師,造就了他音樂事業的高峰。他回想起來,曲曲折折、碰到不同機會,都是上帝鋪設的路。


“對於為什麼『全能的神』會容許戰爭和災病等的存在很抗拒”

2003年,王南與他的第二任太太結婚,開始與信仰牽連。「雖然我是一個感性的人,但也愛看哲學,因此對於為什麼『全能的神』會容許戰爭和災病等的存在很抗拒。」有一天,他在一個舊書攤看到一本彌爾頓(John Miltan)創作的書《失樂園》(Paradise Lost),王南被美麗的詩篇和圖畫吸引,但最讓他感動的是「耶穌願意把我們的罪一筆勾消,這讓我很震撼,看這本書後我哭了一大場」。

對於信仰,王南的理性思考沒那麼容易放行,「我是一個讀很多哲學書的人,曾問過為什麼公義的神,會讓社會這樣多不公平的事。」不過,一首帶有中國音樂味道的聖詩《人算什麼》竟打通了感性與理性的一點鴻溝。歌詞脫胎自聖經的詩篇,最後幾句歌詞道:「觀看你(神)所造的天,所擺設月亮星宿,觀看你(神)指頭所造的天,所設的月亮星宿。環顧宇宙萬物何廣闊,試問人算什麼?」

「人其實很渺小,但神仍然看顧我們。人算什麼?我們在這個宇宙真的不算什麼,在創造主面前,我們的生命短促,時間太少了,但我們每個人都在他創造的計畫中。人算什麼?怎可能成就一切?」「人算什麼」作為人生、信仰的思考和叩問,王南說開闊了他人生的智慧和視野。

「人生有起落的曲線,是生命的規律,但人生有一條主軸,不變的,就是我們的信仰。從前遇上不能預料或不好的事情,會影響我很久,但現在會快點消散;遇上悲哀、苦難的事情,我學習保持靜默、忍耐,因為有上帝看顧。人算什麼,你何必擔心?」


“物理學上的能量定律E=MC^2,我相信這個‘E’其實就是愛”

以為王南終其一生都在音樂上發展,怎料這幾年他向另一全新領域邁進。因為別人的一點啟發,開始對高科技產生興趣,以自修方式和一位教授的引導,竟然很快就掌握了所需的物理學知識。他說嘗試藉研發能量轉移的科技產品,成為對社會的祝福。

放棄了舒適,選擇辛苦的路,甚至多年沒有多少收入。他這決定的背後,是一個信念:「只有完全放下自己,神在人身上的工夫才會愈明顯。衪會為我開路的,我從來沒有懷疑。」

從音樂到科學,我們談到生命的能量。「愛因斯坦在寫給他女兒的信中,曾如此寫道:我(愛因斯坦)相信,在這宇宙有一個生生不息的能量托住萬有,是所有科學家都希望找到的,卻是徒然的,這種物質起源的電磁波,來源是『愛』。物理學上的能量定律E=MC^2,我相信這個『E』其實就是愛。」人算什麼,所有生命都需要這強大的能量托住。對王南來說,將來是未知之數,但在他心裡,提醒他、觸動他的仍是「人算什麼?你竟顧念。」


撰文.Sam|攝影.王婉薇|設計.Goldie

 
 
     
 
陳念聰
龐秋雁
韓樹華
湯麗萍
蔡廉明
植惠珍
陳頌恩
孫 豫
任志強
梁紹輝
鍾俊彥
黃兆祺
潘正輝
馮思聰博士
任嘉雯
王緯彬
葉漢浩
鄧志傑
陳碧霞牧師
王福義
艾 阮
詹維明
郭志華
鄭鴻昌
吳少華
陳尚義
范晉豪
王 南
蔡婉玲
黎曦明
謝明莊
黎家傑
徐榮耀
蔡錫昌
Connie x Philip
蕭永豪
陳美寶
Andrew
趙善榮
梁柏堅
王仕雄
曹美娟
譚永亨
查錫我
伍桂麟
彭順強
洪家耀
陳靜曦
麥敏媚
朱德貞
German
鍾一匡、鍾一諾
鄺文珣、應德榮
黃 民
馮華添
黎梅貞
鄭漢文
陳炎光
龔立人教授
余偉業
張婉雯
張慧嫈
陳培德
李棠師傅
宋詠茹
鄺頌安
張淑衡
郭晉安、歐倩怡
黃岳永
彭鴻昌
白耀燦
陳善文、姚仲民
王惠芬
何靜瑩
何偉航
馬安達/馬歷生
BabyJohn蔡瀚億
梁啟業
梁家寶
李德康醫生
李健達
陳任敏儀院牧
馬振年
鄭敬基
梁家麟博士
詹志文
蔡少琪牧師
陳芷盈
林淑敏
何國器
林廸奇
陳明恩(Corinna)
陳嘉寳(Anjay)
徐偉賢
陳守賢
陳立業
楊惠文
王祖藍
黃愷欣
楊瑞麟
蕭東山牧師
張致恆(Steven)
黃智賢
黃榮新
盧振雄
譚詠珊
李俊輝
鄧嘉玲
梁沃厚
楊芷瑩
趙珮瑜醫生
何凱文
何建宗教授
黃克勤博士
鍾一諾
鍾一匡
陳桂芬
余妙雲
姜少聰
張希寧
萬得康牧師
林浣心校長
李慧詩
梁嘉慧
李輝平
鍾凱瑩
邱騰華局長
張潤衡
胡麗芳
鄭秀文
沈祖堯校長
譚偉豪議員
李陳昭舜
胡容卿
李紹權
李志剛
潘天佑博士﹙Dr Peter Poon﹚
錢錕博士﹙Dr Paul Chien﹚
伍煒國博士﹙Dr Edward Ng﹚
霍耀明
俞 真
譚志源
連加恩醫生
龔柏成
彭婉明
韓馬利
John Zulueta
Anita Worthen
鄭明明
何基佑
溫裕紅
蘇如紅
徐武豪博士
陳苡棋
文雅言
譚智明
黃成智議員
張崇基
區佩瑜博士
梁錦松、伏明霞
譚傳華
鄧萃雯
喜樂合唱團
關心妍
費田妮醫生
蕭壽華牧師
高皓正
盧覺威
林本利博士
黃元山
陳肇賢
葉松茂
廖啟智
紀治興
陳慧蕊
戴紹曾牧師﹙Rev. Taylor﹚
趙芬妮
紅虹
張堅庭
羅乃萱
余德淳
沈祖堯醫生
尹祖伊
力克﹙Nick Vujicic﹚
李愛銳﹙Eric Liddell﹚
袁幼軒
金培達
張德培﹙Michael Chang﹚
小金子
蔣朗今
蔣麗萍
陳流芳
馮就賢夫婦
曾國銘
黃美廉
楊 羚
黎美嫻
陳鍵鋒
劉俠(杏林子)
張衍怡
嘉榆老師
王菀之﹙Ivana﹚
連加恩醫生
 
主頁 | 向生命致敬 | 機構事工 | 聚會消息 | 網上影院 | 人物見證 | 機構刊物 | 城中話題 | 下載區 | 奉獻祈禱 | 認識我們 | 福音產品 |


Copyright © 1972- 2017 GoodNews Communication International Ltd. 真証傳播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