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關於我們 網站地圖
陳碧霞牧師:住在他們中間 閱讀次數 : 2582
日期 : 2016-04-28
陳碧霞牧師:住在他們中間


▼「人前人後」專欄

閱讀「陳碧霞牧師:住在他們中間」印刷版
《明報》2016年4月26日/《AM730》4月29日

油麻地的榕樹頭,充滿本土特色,是故事的集散地。市集、賣藝人、說書講古唱戲,熱熱鬧鬧,但背後是被遺忘的角落。這次的故事,屬於陳碧霞。她是個子小小的「街頭牧師」,天天與社會的基層和邊緣人一起,她不是三天兩天去探訪,而是三十年不間斷,蹲在天橋底、公園、籠屋……

「我們曾經試過,一邊傳福音,他們一邊打針,有時看見他們急忙把白粉(海洛英)丟掉,因為警察來了……」三十年前,當陳碧霞還是一個傻乎乎的女孩子,便開始在榕樹頭公園佈道,與流浪漢、吸毒者、賭徒、醉漢打交道,這些人成為她生命的交集,甚至已經像家人一般。


“他們衣衫襤褸,身上臭臭的,有酒味,又有煙味,但是想到這是世界上不被接納的一群人……”

「我是住鐵皮屋長大的,家中人口多,沒得吃,有時壞了的食物也要吃,常常弄至上吐下瀉……」她沒有忘記自己是從貧窮中熬過來的,自小就與貧窮人認同,當她立志要把信仰介紹給別人,首要的對象,是露宿者,因為這信仰從開始就是認定與貧窮人和無依者一起。不過,她看到,要把他們帶到教會,其實並不容易,陳碧霞就和幾位心志相同的同學,創立了基督教榕樹頭之光協會,打開暗黑的角落,讓光進去。「榕樹頭之光」,彷彿成為那地方的圖標。

年復年,陳碧霞從街頭進到流浪者的家,為他們建立心靈的家;足跡也從榕樹頭公園,延伸至另一個社區:深水埗。儘管社區不同,她所繫心的,依然是那些孤單、無家和被遺忘的。在楓樹街公園,她遇上社會另一些邊緣人:獨居老人、精神病患者,她一一去探望、聊天,給出適時的幫助。

1990 年代,因為貧富懸殊、經濟轉型,一群被社會遺棄的貧窮人聚居於「籠屋」,那種非人化的惡劣生活環境,僅次於街頭露宿,媒體廣泛報道,引起很大關注,陳碧霞又機動地跑到籠屋,關顧很多飽歷滄桑的單身男士,但這同時挑戰了她的界線,「早期跟他們傳福音,有點不習慣,他們衣衫襤褸,身上臭臭的,有酒味,又有煙味,但是想到這是世界上不被接納的一群人,上帝豈不會愛他們嗎?我們便去愛他們!」這愛,聽起來已經不容易。

社會的貧窮問題一浪接一浪,陳碧霞不能拯救所有人,但她一看到需要,總不會袖手旁觀。2000 年,中港婚姻造成許多被遺棄或喪偶的破碎家庭,她籌款開設「神愛之家」照顧新移民婦女和她們的孩子。後來沒經費辦下去,但她依然盡力幫助一些無依的婦女。居住新界偏遠村屋的她,為了方便工作,在深水埗租了一間套房,但其實她一星期不過在單位睡兩三個晚上,與她同住的是從內地來港、為女兒醫治腎病的一對母女,她只佔雙層牀的上層,每次那對母女沒錢時,她毫不計較替她們墊付租金。


“我覺得沒有人保護他們,便邀請他們到我家裏住”

個子小小、膽子大大的陳碧霞是上海人,家裏有十一個兄弟姊妹,她排行第九,幼年時隨父母來到香港,最初廣東話聽不來,也講不好,讀小學一年級便逃學,後來在製衣廠工作,踏上信仰的路,是源於她看見爸爸和哥哥的轉變。

「我爸爸是家裏第一個成為基督徒的,那時他吸煙、酗酒,但竟然全都戒掉了,我覺得是個神跡。我哥哥呢,那時候很頑皮,不喜歡讀書,整天往外跑,我爸爸也沒他辦法,已經放棄了,但他參加了一個基督教的退修營會之後,整個人都改變了,後來還當了牧師。我看見他的改變,好像由一條毛毛蟲變成了蝴蝶,很吸引我。」

陳碧霞後來也「變成了蝴蝶」,修讀神學,按立為牧師。她跟丈夫有同一心志,就是服侍低下階層和有需要的人。她不但進入這些人的社區,更難得的是開放自己的家庭,讓有需要的人住進來。她和丈夫在元朗的村屋居住,附近有一些屬於親戚的村屋給棄置,他們就決定利用這些房子,成為很多人的家。

「那時候,很多貧窮人被迫住在籠屋,我們的會友有些是智商低一點的,他們在籠屋那裏,有時會被欺侮,被人打,被人偷東西,甚至叫他們送一些他們不知道的東西,其實是毒品。我覺得沒有人保護他們,便邀請他們到我家裏住。」

今年50 歲的羅子華,搬進陳碧霞的家時才27歲。因為智商低,父母不喜歡他,也不理會他,後來他離家出走,睡在街上,撿地上的東西吃,曾經住過籠屋,但被人趕走,又被人抓去青山醫院……。「陳牧師叫我去她家住。」「那裏有很多人住的。」「有查經、禱告、領聖餐。」「有講有笑,帶我去旅遊。」「我發脾氣,打破了碧霞的玻璃桌子……她跟我禱告,我心情好了一點。」「碧霞、她跟我好Friend(好朋友)。」羅子華沒修飾的、一句一句地說著。

陳碧霞記得那時住進來的,有露宿者、弱智人士、精神病康復者、拾荒者、患病的老人、吸毒者和社會福利署介紹來的人等等,高峰時期有16 個人一起住。清晨起牀,他們會先來早禱會,才開始一天的工作。到了晚上,她回來會跟他們一起吃飯,談談各人的事和分享聖經。偶爾他們也會一起去旅遊,各人生日又會有慶祝活動。

夫婦二人照顧16 個人,她沒說辛苦,只是輕輕地說一句:「希望讓他們感受到家的溫暖。」


“牧養低下階層是要具體,不能抽象,講錢嗎,就要拿鈔票出來”

今年復活節,陳碧霞牧師帶領一行二十人,有老弱的、智障的、精神病患的、曾酗酒或吸毒的,浩浩蕩蕩走進樂富基督教墳場,在身處眾多的墓碑中,思想死亡與復活的事。這是她刻意安排的:「牧養低下階層是要具體,不能抽象,講錢嗎,就要拿鈔票出來。」

在墳場,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談論死亡時,陳碧霞說:「因着耶穌的死和復活,祂勝過了死亡,我們也不用怕死了。」她鼓勵大家一起大聲說:「我們不用怕死了」!

社會的不義不是一朝能改過來,但是不義制度下的貧窮人、給遺棄和忽略的人,卻是具體的即近眼前,每天要吃飯要住宿要關心。陳牧師沒有很多的理論,沒有高喊什麼,只是真實的與他們生活一起,在她的家,什麼人都沒分彼此。真正的信仰不離地,陳碧霞三十多年在社區照顧貧窮人,在地如在天上。


版面設計.Yoki

 
 
     
 
陳念聰
龐秋雁
韓樹華
湯麗萍
蔡廉明
植惠珍
陳頌恩
孫 豫
任志強
梁紹輝
鍾俊彥
黃兆祺
潘正輝
馮思聰博士
任嘉雯
王緯彬
葉漢浩
鄧志傑
陳碧霞牧師
王福義
艾 阮
詹維明
郭志華
鄭鴻昌
吳少華
陳尚義
范晉豪
王 南
蔡婉玲
黎曦明
謝明莊
黎家傑
徐榮耀
蔡錫昌
Connie x Philip
蕭永豪
陳美寶
Andrew
趙善榮
梁柏堅
王仕雄
曹美娟
譚永亨
查錫我
伍桂麟
彭順強
洪家耀
陳靜曦
麥敏媚
朱德貞
German
鍾一匡、鍾一諾
鄺文珣、應德榮
黃 民
馮華添
黎梅貞
鄭漢文
陳炎光
龔立人教授
余偉業
張婉雯
張慧嫈
陳培德
李棠師傅
宋詠茹
鄺頌安
張淑衡
郭晉安、歐倩怡
黃岳永
彭鴻昌
白耀燦
陳善文、姚仲民
王惠芬
何靜瑩
何偉航
馬安達/馬歷生
BabyJohn蔡瀚億
梁啟業
梁家寶
李德康醫生
李健達
陳任敏儀院牧
馬振年
鄭敬基
梁家麟博士
詹志文
蔡少琪牧師
陳芷盈
林淑敏
何國器
林廸奇
陳明恩(Corinna)
陳嘉寳(Anjay)
徐偉賢
陳守賢
陳立業
楊惠文
王祖藍
黃愷欣
楊瑞麟
蕭東山牧師
張致恆(Steven)
黃智賢
黃榮新
盧振雄
譚詠珊
李俊輝
鄧嘉玲
梁沃厚
楊芷瑩
趙珮瑜醫生
何凱文
何建宗教授
黃克勤博士
鍾一諾
鍾一匡
陳桂芬
余妙雲
姜少聰
張希寧
萬得康牧師
林浣心校長
李慧詩
梁嘉慧
李輝平
鍾凱瑩
邱騰華局長
張潤衡
胡麗芳
鄭秀文
沈祖堯校長
譚偉豪議員
李陳昭舜
胡容卿
李紹權
李志剛
潘天佑博士﹙Dr Peter Poon﹚
錢錕博士﹙Dr Paul Chien﹚
伍煒國博士﹙Dr Edward Ng﹚
霍耀明
俞 真
譚志源
連加恩醫生
龔柏成
彭婉明
韓馬利
John Zulueta
Anita Worthen
鄭明明
何基佑
溫裕紅
蘇如紅
徐武豪博士
陳苡棋
文雅言
譚智明
黃成智議員
張崇基
區佩瑜博士
梁錦松、伏明霞
譚傳華
鄧萃雯
喜樂合唱團
關心妍
費田妮醫生
蕭壽華牧師
高皓正
盧覺威
林本利博士
黃元山
陳肇賢
葉松茂
廖啟智
紀治興
陳慧蕊
戴紹曾牧師﹙Rev. Taylor﹚
趙芬妮
紅虹
張堅庭
羅乃萱
余德淳
沈祖堯醫生
尹祖伊
力克﹙Nick Vujicic﹚
李愛銳﹙Eric Liddell﹚
袁幼軒
金培達
張德培﹙Michael Chang﹚
小金子
蔣朗今
蔣麗萍
陳流芳
馮就賢夫婦
曾國銘
黃美廉
楊 羚
黎美嫻
陳鍵鋒
劉俠(杏林子)
張衍怡
嘉榆老師
王菀之﹙Ivana﹚
連加恩醫生
 
主頁 | 向生命致敬 | 機構事工 | 聚會消息 | 網上影院 | 人物見證 | 機構刊物 | 城中話題 | 下載區 | 奉獻祈禱 | 認識我們 | 福音產品 |


Copyright © 1972- 2017 GoodNews Communication International Ltd. 真証傳播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