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關於我們 網站地圖
蔡廉明:想像未來 為時未晚 閱讀次數 : 563
日期 : 2016-11-11


▼「人前人後」專欄

閱讀「蔡廉明:想像未來 為時未晚」印刷版
《明報》2016年11月8日/《AM730》11月18日

如果有一種使命叫電影,蔡廉明監製的《十年》無疑是自覺與不自覺間的使命。解讀「十年」,可以是隱伏的危機,可以是關注社會的喚醒與傳承,也可以是人生的承上啟下。《十年》不是坐困愁城,怨天尤人,它在延伸,滾動,創建開放的實驗空間,並在不同的城市開出想像的花。十年,是未來,是夢想……

一切又從《十年》說起,畢竟那是預想未來的電影故事,而敢於想像未來的,是蔡廉明Andrew。

訪談地點,他特意選在城市中心地帶的突破中心,好像回到了更真實的社區。樓下“Trial and Error Lab”裝修如火如荼(現已啟用)。未來原來是夢想,夢想就會有嘗試,嘗試就容許和敢於「錯」。


“重新定位,希望做一個在地的青年實驗空間”

Andrew坦言,電影《十年》一個很大的得著,是發現很多同路人關心香港的未來,希望在自己崗位上為香港做一些事情,尤其是對年輕人的喚醒。事實上,《十年》的導演大多是80後,有一個90後,都是相對年輕。

「《十年》就是讓一群年輕導演表達自己的心聲。」Andrew要的不是電影帶來的金像獎光環,而是真實思考一個議題:青年與未來。

以電影及網上媒介與年輕人一起工作多年的他,最近更深刻地反思如何繼續青年人的工作:「從前以培訓青年領袖,僕人領袖為主,但雨傘運動時大家見到青年人已經帶領著社會,我會問,究竟如何繼續青年人工作呢?你能給予他們什麼?」

明顯地,青年工作不能再是傳統的「我教你,我授予你」這種思維,年輕一代多了發問「我們可以為社會做些什麼?有什麼群體一起?」不斷的衝擊為Andrew帶來新思路,思考如何藉著文化、文創、媒體讓年輕人回應社會,建構自身和社會的未來:「重新定位,希望做一個在地的青年實驗空間」。

Andrew充滿期待地透露:「未來,希望把(佐敦)這個地方還給年輕人,把事工從沙田的青年村回到佐敦母址,創建一個文化的空間,有書店,有Café,有一個共同工作的空間(co-working space)“Trial and Error Lab”,給年輕人去夢想和實驗,去嘗試不同的事情。」蔡解釋背後理念,是一種共創(co-create)的精神。

「憑著信」,並不是期望年輕人試了便一定成功,而是信任他們的嘗試精神。不過他強調,當中是有條件的,「就是這些年輕人有責任去培育新人,因為這空間是共享的,到時會有很多大師班,他們需要開班教人」。


“電影作為一個媒體,並不是要提供答案或方案,而是要真誠地描述社會實況,同時引起反思討論”

《十年》在社會引起的震盪和爭議,是始料不及的。除了因為摘下了香港金像獎的桂冠外,也許就因為電影的遍地開花。很難想像一套電影在不同的社區,一次又一次的公開播放,觀眾有慕名而來的,有趁熱鬧的……但都在看完後多少有點激盪有點迷惘,甚或有點恐懼。作為監製的他表示,引起恐懼肯定不是他們的初衷,蔡認為這是一種覺醒,「很多看這電影前的未必都很關心社會,但因為香港過去兩年發生的事,令他們關心及討論香港前途。」

為電影說句公道話,如果說我們對未來有恐懼,電影不是始作俑者。電影的計畫在雨傘運動之前開展,社會處於低氣壓,Andrew只是貫徹他的使命,結合媒體與青年,希望藉著電影大膽想像未來,拉開視點,讓大家不要困於當前悶局。事實上,眼前的Andrew陽光氣息,對未來充滿想像與盼望。

很同意他說的:「電影作為一個媒體,並不是要提供答案或方案,而是要真誠地描述社會實況,同時引起反思討論。」他分析道,這電影引起社會這麼大的共鳴,重要的原因是:「雨傘運動之後,很多人還沒有好好處理情緒」。的確,運動所帶來的撕裂和矛盾,成為了集體創傷。《十年》的社區放映提供了機會讓群眾釋放恐懼情緒。

Andrew說:「在社區放映的討論中,很多人透過彼此分享,就像輔導一樣,讓情緒抒懷。有些觀眾會多了希望,以及知道如何面對一個困難的未來;也有人說:反而覺得自己不需要移民了!」電影反過來成了創傷後遺症的療愈和安慰。當然,痛定思痛,治療肯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上帝給我的使命其實已經擺在眼前很久,電影只是一個媒介實踐信仰”

年過四十的Andrew,他的前十年也是經歷一番摸索和嘗試,才走到今天的「十年」。

低調的他,父親其實是很有名的蔡元雲醫生。Andrew曾經想過讀醫,因此大學讀的是生物。但短暫在突破影音中心實習期間,又令他對媒體開了眼界,發現大眾傳播的影響很大,終於到美國一所基督教大學讀電影。「學校是要培養學生帶著信仰價值去改變世界。」

1995年畢業,Andrew並沒有直接做電影工作,反而順應科網大潮流,加入了IT行業。直到2004年末,發現腦內有良性腫瘤。手術後修讀神學,「當時常常看如法國基督徒社會學家Jacques Ellul的著作,引發對社會很多的反思」。他於2010年起任職突破機構影音及數碼媒體經理,開始鼓勵年輕人拍片發聲。

人生十年,Andrew回到原點,以電影為媒體去引發改變。他說到:「上帝給我的使命其實已經擺在眼前很久,電影只是一個媒介實踐信仰。」蔡堅定地表示,展望自己未來十年,會繼續用電影去影響社會,影響下一代。


“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

Andrew和他的夥伴成立了「十年電影工作室」,把《十年》滾動到國際層面。「《十年》參與了國際影展,我們發現很多人都關心香港及中國的狀況,同時也引起當地觀眾對自己社會的思考,如在日本大阪電影節放映時,很多日本觀眾感動,聯想到自己國家的未來十年會是怎樣。」

工作室的第一步是開展《十年》的國際版。Andrew依然強調年輕人的參與:「第一套會拍台灣,已經找到當地年輕導演寫故事,期待明年會見到『台灣十年』。」Andrew透露,導演構思中的題材很闊,都是社會需要關注的議題,絕不限於政治;是《十年》思路的延伸,探索年輕人對未來城市的想像。

與Andrew聊天,很被他對年輕人的信任打動。他強調,就像自己兒子一樣,「年輕人對公義是很上心的」。追求公義根本是每個年代年輕人的特質,需要社會給予信任和機會關心和發聲。

深刻記得電影末銀幕上出現聖經阿摩司書的一句話:「時勢真惡。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接著是「為時已晚」四字,然後「已」字慢慢淡出,代之為「未」。創造未來,改變未來,為時未晚。年輕人對社會的關注,但願是十年又十年……


撰文.紫蘇/蒼鷺|攝影.王婉薇

 
 
     
 
陳念聰
龐秋雁
韓樹華
湯麗萍
蔡廉明
植惠珍
陳頌恩
孫 豫
任志強
梁紹輝
鍾俊彥
黃兆祺
潘正輝
馮思聰博士
任嘉雯
王緯彬
葉漢浩
鄧志傑
陳碧霞牧師
王福義
艾 阮
詹維明
郭志華
鄭鴻昌
吳少華
陳尚義
范晉豪
王 南
蔡婉玲
黎曦明
謝明莊
黎家傑
徐榮耀
蔡錫昌
Connie x Philip
蕭永豪
陳美寶
Andrew
趙善榮
梁柏堅
王仕雄
曹美娟
譚永亨
查錫我
伍桂麟
彭順強
洪家耀
陳靜曦
麥敏媚
朱德貞
German
鍾一匡、鍾一諾
鄺文珣、應德榮
黃 民
馮華添
黎梅貞
鄭漢文
陳炎光
龔立人教授
余偉業
張婉雯
張慧嫈
陳培德
李棠師傅
宋詠茹
鄺頌安
張淑衡
郭晉安、歐倩怡
黃岳永
彭鴻昌
白耀燦
陳善文、姚仲民
王惠芬
何靜瑩
何偉航
馬安達/馬歷生
BabyJohn蔡瀚億
梁啟業
梁家寶
李德康醫生
李健達
陳任敏儀院牧
馬振年
鄭敬基
梁家麟博士
詹志文
蔡少琪牧師
陳芷盈
林淑敏
何國器
林廸奇
陳明恩(Corinna)
陳嘉寳(Anjay)
徐偉賢
陳守賢
陳立業
楊惠文
王祖藍
黃愷欣
楊瑞麟
蕭東山牧師
張致恆(Steven)
黃智賢
黃榮新
盧振雄
譚詠珊
李俊輝
鄧嘉玲
梁沃厚
楊芷瑩
趙珮瑜醫生
何凱文
何建宗教授
黃克勤博士
鍾一諾
鍾一匡
陳桂芬
余妙雲
姜少聰
張希寧
萬得康牧師
林浣心校長
李慧詩
梁嘉慧
李輝平
鍾凱瑩
邱騰華局長
張潤衡
胡麗芳
鄭秀文
沈祖堯校長
譚偉豪議員
李陳昭舜
胡容卿
李紹權
李志剛
潘天佑博士﹙Dr Peter Poon﹚
錢錕博士﹙Dr Paul Chien﹚
伍煒國博士﹙Dr Edward Ng﹚
霍耀明
俞 真
譚志源
連加恩醫生
龔柏成
彭婉明
韓馬利
John Zulueta
Anita Worthen
鄭明明
何基佑
溫裕紅
蘇如紅
徐武豪博士
陳苡棋
文雅言
譚智明
黃成智議員
張崇基
區佩瑜博士
梁錦松、伏明霞
譚傳華
鄧萃雯
喜樂合唱團
關心妍
費田妮醫生
蕭壽華牧師
高皓正
盧覺威
林本利博士
黃元山
陳肇賢
葉松茂
廖啟智
紀治興
陳慧蕊
戴紹曾牧師﹙Rev. Taylor﹚
趙芬妮
紅虹
張堅庭
羅乃萱
余德淳
沈祖堯醫生
尹祖伊
力克﹙Nick Vujicic﹚
李愛銳﹙Eric Liddell﹚
袁幼軒
金培達
張德培﹙Michael Chang﹚
小金子
蔣朗今
蔣麗萍
陳流芳
馮就賢夫婦
曾國銘
黃美廉
楊 羚
黎美嫻
陳鍵鋒
劉俠(杏林子)
張衍怡
嘉榆老師
王菀之﹙Ivana﹚
連加恩醫生
 
主頁 | 向生命致敬 | 機構事工 | 聚會消息 | 網上影院 | 人物見證 | 機構刊物 | 城中話題 | 下載區 | 奉獻祈禱 | 認識我們 | 福音產品 |


Copyright © 1972- 2017 GoodNews Communication International Ltd. 真証傳播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