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關於我們 網站地圖
尹祖伊:上帝奇妙的拯救
  上帝奇妙的拯救 閱讀次數 : 19560
日期 : 2008-08-13


文字整理:黃立仁、蘇文星 
 
尹祖伊弟兄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但美好的見証對他似乎就像人們口中的上帝一樣渺茫。現實中失合的父母,眾多的兄弟姐妹,缺乏和諧的家庭生活,不但使得尹祖伊弟兄憎恨基督徒,更加遷怒上帝,決定今後甚麼宗教都可信,唯獨不信耶穌!究竟他如何回轉歸向上帝? 
 
以下是尹祖伊的生命見証:

信主的經過關係到家庭背境,我也不介意說家庭其實影響我很深。我原本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有疼我的父母及外婆、四個姐姐、一個妹妹及一個小弟。小時候很開心,因為在父親任職的基督教學校唸書,父親當主任,學校的同學都認識我;我覺得很自豪。後來父母離異,父親的缺席令我們的生活不再一樣。「父親」這個名詞在我們七兄弟姊妹生命中也變的陌生。此後我決意相信基督教之外的所有宗教;唯獨基督教不能信。從小就很討厭基督徒,覺得他們很虛偽、表裡不一。比較明顯的是進理工學院唸物理治療的時候,八十個同學很多是基督徒,但是因為對基督教的仇視,我一點也不喜歡他們。只要有人邀請我參加聚會,我立刻就轉身跑開,很抗拒。不管他們說甚麼、做甚麼,就是絕對不會進入他們的圈子。父母離異後的生活非常清苦,媽媽為了撐起一家子的生計,需要長時間工作。她做絲花生意,每天從早上七時開工,到晚上十一時還沒有回來。甚至被左鄰右舍誤會她在丈夫離開後從事特殊行業,媽媽很堅強也堅決不領綜援,連外婆一家九口,住在只有三百多呎的公屋。你想像當時的環境有多麼惡劣,吃飯要搶、洗澡要爭、坐位要爭、就連睡覺的位置也要爭。我的床就在桌子下面,這樣可以避免半夜被要上廁所的家人踩到頭;小弟就沒有我幸運!他的床就是露台! 
 
在一個破碎家庭中成長,跌倒了沒有人扶、遭受欺凌也沒有人安慰;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解決問題、學習生活。我深信要生存除了要有靈活的身段,更要有千變萬化的面具來面對環境的變化。我唸書時唯一的原則是——只要隨著環境改變原則。我很自豪可以不斷改變自己的原則;你說甚麼都對,抽煙、打架、看不良雜誌,我都奉陪。外婆最疼我,所以我在外婆面前是個百分之百的好孩子,在學校是循規蹈矩的好學生。我一直認為自己既聰明,又多變,當全中學Form 4十二個風紀之一,人前執行紀律,循規蹈矩,但私底下卻無惡不作,並且可以很巧妙地適可而止、讓自己不觸犯校規。我的處世手法及面具讓我成功的游走於親友、同儕及師長的關係之中;但是一旦面具不小心被拆穿(例如被一直認為我是好孩子的母親看到我狂抽煙,使她傷透了心),心中的挫敗感就令我覺得好累。去美國之前,在香港除了不信上帝、已經無所不信,人總有軟弱需要幫助的時候,我自然也不例外。會考時求誰?想找姻緣求誰?想逢凶化吉求誰?想知道以後是否前途似錦、一帆風順問誰?黃大仙、觀音、車公、廟街的「鬼仔」、四面佛……我是見甚麼都拜;除了滿天神佛、坊間術數我一樣也不放過。掌相當然要去看,收多貴也付,要知道自己的未來。學紫微斗數、八字,讓自己越來越沉迷。我相信這世界有一個「助力」,可以幫我去追求我所想要的,不知不覺,發現自己的心靈越來越空虛與貧瘠。 
 
後來有機會到美國,我的心就更野了。身份的轉變再加上有機會唸書,我把自己捧的比天高。不僅覺得自己有過人的交際手腕,也從不認為隨著環境改變原則有任何問題。膚淺的我看到《英雄本色》裡提到,誰能掌控生命就是神,便把自己看成神。唸書時,沒有錢便找政府援助、找朋友,沒有工作能力就申請十幾張信用卡;不夠錢就刷卡。我相信我一定有能力償還卡數——因為相命師批我將來一定飛黃騰達、非富則貴!移民到三藩市之後,我住在海邊(租金較便宜),有一次熱浪來襲,跟弟弟倆人放學後去了一個沒有人的海灘游泳。突然間遠處一排十多呎高的浪打過來,我慌了說:「不是吧?弟弟快走吧!」還未來得及說「走」,整個人已經被浪推到很高,烈日當空之下眼前一黑……當時還來不及感到害怕,只知道弟弟瞬間不見了。我弟弟不會游泳,但我會游泳,拼命划了幾下,快到水面,看到光時,手一伸上去,又被水流捲回下面去。我開始覺得無助,心想明明會游泳,為什麼游不上去?我耗盡一切的力氣,再往上游,但快到水面時,仍是失敗的被捲回去,沒法浮上水面。因為過程用力過度,整個人透支了,我睜開雙眼,只見大海深處,沒有盡頭。我很痛苦地呼吸,但是一呼一吸的都是海水,而不是空氣,那種痛苦到現在還餘悸猶存。 
 
頑強的我依然無法相信的對自己說:「假的,做夢而已,哪有這麼巧的事?」但是不對呀,我真的穿了泳褲跟弟弟去游泳,一幕幕從出門到出事的經過浮在眼前,那時候我才開始害怕。當時我心裡真的很不甘心,大學還沒畢業、沒有機會孝順母親及外婆、沒有享受過生活、沒有結婚,結果我就要在冰冷的海中結束我的生命……但不甘心又如何?我只能等待自己的眼睛閉上那刻;或者讓路人發現自己的屍首。原來生與死是無法選擇的。除了身上的蛙鏡與泳褲之外,甚麼都帶不走!就在絕望的同時、很意外的,突然聽到天空有直昇機的聲音。然後有人在水中跑的聲音,之後我就被拖上去了。我聽到聲音,但我不能動,因為我的力氣已經耗盡。當時還不明白,為什麼有直昇機的聲音。後來才知道那是來找屍體的,因為很多人在此滑浪喪生或失蹤了,直昇機會定時出動以尋找失蹤者的屍體。原來我和弟弟去的地方根本不是泳灘,而是不可以游泳並且隨時會有瘋狗浪的海邊,只是我剛搬到三藩市,對此毫無所知,才會釀禍。當時他們先救了我弟弟,半分鐘之後就發現我;把我拖上岸。急救人員不斷拍打我的臉,問我名字、電話號碼,不停重複問題,希望我能恢復知覺。我雖然虛脫,也吐的厲害但是意識清醒。直到警察也來了,我一直問他們:「我的弟弟怎麼了?」我透過泳鏡看到弟弟在遠處,全身發藍,沒有呼吸,好像是死了。我除了害怕,也心痛,弟弟比我小七歲,當時只是個高中生;由於沒有父親,他從小就甚麼事都學我、以我為學習對象。弟弟不會游泳,若不是我帶他去,便不會遇到這次意外,使我內心相當自責。急救人員在我的身上、大腿及腳底注射藥物;這是我所經歷最痛苦的經驗。我和弟弟被送到了三藩市總醫院深切治療部,全身插滿喉管。我很虛弱,腎和肺只剩三四成功能,除了肺部積水,腎臟不能正常運作,連上廁所都有問題。深切治療部的病房中躺著兩兄弟的感覺是非常心酸的,弟弟躺在我身旁,我強忍著眼淚舉起手向他打招呼,他醒過來開心的笑了,當時我的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在ICU的期間,姊妹們圍繞著我,不敢通知在香港的母親,三姊哭著勸我信耶穌,我回覆她一句:「神經病!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依然只信自己。在深切治療部住四天,看到旁邊兩個植物人,同樣因為滑浪,躺了半年/一年,只靠人工肺呼吸。醫生說我運氣好,這樣也可以醒過來。回想住院期間可說是受盡折磨,插尿喉、注射大量藥物來維持身體所需的養份。弟弟住了兩天出院,我則住了四天,我深信我是大難不死,否極泰來。出院後,我用慣用的技倆博取社工人員的同情,什麼新移民、父母離婚、沒有工作能力等等都搬出來,甚至還有幾滴真誠的眼淚,終於成功地將住院的費用由一萬元美金變成一百元美金;我對自己的演技沾沾自喜,卻沒有看到誰掌管這一切。曾經在死亡邊緣徘徊,溺水的那一剎那,「信耶穌得永生」這句話在腦海中浮現。這次與死神搏鬥的經歷,我看到自己對死亡的極度恐懼,基於怕死的心理,我開始想知道,到底如何才能得著永生。我開始自己一個人去到三藩市宣道會聽道。連續幾年我靜靜坐在角落聽牧師講道,靜靜的離開,不與教會的人有任何接觸,免得教友的過份熱情讓我更加反感!牧師講道的內容全都是我所犯的罪;不管是心靈的或是行為的罪,我全部對號入座!心中不斷謾罵基督教教條的無謂、恥笑基督徒的假聖潔,但是我卻沒有停止每星期的約會!我知道我的謾罵與恥笑是因為我無法面對自己幾十年來的錯誤與罪惡。但是,上帝似乎沒有放棄我,祂藉由牧師的口緊緊的抓住我,讓我能夠看清自己。在溺水意外之後結識了我現在的太太,當時雖然有返教會,但是我的行為並沒有因此而改變:狂妄自大、不切實際;以為自己在碩士畢業後就會飛黃騰達,所以雖然只有微薄的薪水,但卻要求什麼都要最好的、最好的房子、最好的車子、最好的衣物;不斷刷卡來滿足自己,過度的膨脹自己甚至覺得當時的女朋友累贅而要求自由,女友斷然離開美國回台灣;在經濟崩潰之後,我一無所有,只有一身的卡數及女友留下來的衣物。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之下;牧師的一句:「你是否願意重新開始新生活?」叫我找到了父親,也回到羊群當中。上帝的恩典在我降服後,一點一點的加在我身上,祂軟化我太太的心,使她願意重新接納我,也改變了岳父對我的觀感,同意將他最愛的小女兒嫁給我,也有財務公司幫助我重組債務(年利率由百分之十八減至二至三,還款期十年,但不可以再刷卡)。 
 
上帝安排了無數的基督徒同事、上司及老闆在我身邊,讓我看到一個真實的信仰可以有出人意料之外的平安與喜樂。我感謝老闆讓我看到如何將信仰與工作結合,讓我了解如何重新檢視自己和編排人生的優先順序。更在我有能力想回報母親與外婆的時候,讓我繼續在香港太子行掌舵,進而有份為祂的事工獻出微不足道的心力。五年前我與太太一起受洗,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轉捩點,我們在眾人面前宣告自己的信仰、與過去的舊我一刀兩斷,我的心從未如此喜悅與平安。在信主的過程當中,我還有幾個與魔鬼交戰的經歷,包括家人不止一次被魔鬼附身,但這幾次經歷對家裡的傷害很大,所以不容易作出太多分享。魔鬼會假裝天使的外表來靠近你,也會透過愛與關懷的面孔來吸引你,最終目的,是希望你遠離上帝。我實在很想知道究竟邪靈是甚麼?甚麼是天使?甚麼是人?甚麼是救恩?我感謝恩福堂的蘇牧師對我的啟發;因為牧師所講的就是我追求那麼多年的答案。甚麼是掌相?為什麼邪靈會知道我的過去和將來?為什麼人那麼軟弱?為什麼撒旦是說謊者?怎樣才可以跟靈界一刀兩斷?我感謝教會在我信主之後不斷的用課程來鞏固我對信仰的認識,讓我在信仰的基礎上能夠站穩。在自己受到教會的栽培之後,也加入了栽培員的行列,希望能夠讓初信的弟兄姐妹更加清楚自己的信仰! 
 
現在回想,我在25歲那年所遇到的那場意外,實在叫我非喪命不可,當天海灘上根本就沒有別人──為何會遇上一位學生駕車途經鄰近的一號公路?為何那麼長的一條公路,他的車子卻恰好在我和弟弟出事的地點「拋錨」?為何那名學生剛好是護士並且能夠參與急救?美國那時還沒有手機,只有一個個安設在公路旁的黃色緊急電話,而那位學生因汽車故障而要打電話求助時,竟看到海裡遠處有人,因而意外地救了我的弟弟。他一直以為只有一個人遇溺,不知原來有兩個人,後來連我獲救,大出他意料之外……從移民美國、拿到公民証、拿到護照、遇溺獲救的整個過程而至跟太太結婚、決志,當中沒有一個經歷是輕易的,但這正好見証了神的恩典是無條件的給了我。回首在美國十多年最大的得益,是可以將生命的主權交給祂,其餘一切,都不重要! 
 
從美國回香港八年了,神的手從未離開過我和我的家庭。我願意將自己的生命完全交給祂,不是只擺上一個信心的禱告,或是求一件事情憑信心領受,而是全然信靠的生命。不管是怎樣的安排,不管是順境或逆境,我只想毫無保留的完全依靠祂。記得有一次,我們公司的香港業務要進軍中國,當時我的心很忐忑,因為我對大陸市場一無所知。我實在沒有信心,但神是有恩典的,當天教會牧師講道,談到約書亞攻打耶利哥,於此,我已經聽過了,但聽到後面那一段,我卻哭了出來。為甚呢?重點在於神叫約書亞攻耶利哥城、繞圈子那動作。聖經裡記載「神對約書亞說:『我已經把耶利哥城交給你』」上帝不是說你做這事便給你,當中沒有條件,神說:「已經給了你」當時我很軟弱,感覺上帝好像告訴我:「中國的市場已經交了給你」我只要記得隨時剛強壯膽,便有祂的應許。當時太太懷孕未知性別,我也是憑信心將孩子的名字取為尹書亞 Joshua,提醒爸爸要有勇氣和信心面對挑戰,但耶和華答應約書亞 (I have given to you),不是條件,是恩典。第二個兒子將要出生,我問「真証傳播」的Elaine Yau(丘日良)應該取什麼名字,她立即說迦勒Caleb;因為這兩個勇士是上帝最後應許進入迦南美地的人。所以因為這兩個孩子,我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自己,獲取耶利哥城不是靠人的能力、經驗、知識,是靠耶和華──我的神,祂要我做的看似不聰明,但祂卻應許了我 (I have given to you)。我希望自己以後的日子,也要剛強壯膽,勇往直前。從一隻迷失的羊到浪子回頭,我看到了上帝在我身上的奇妙作為與奇異恩典!我終於明白順從與信服的分別:順從一件事是表面的,內心裡可能有百般的不願意與千萬的不服氣;但信服是心裡面完全的降服,由神作主。 
 
希望未來我與我一家的生命都能由上帝完全掌管。我們的生活除了感恩之外,實在沒有別的。生命不是我所能操控的,上帝隨時都可以拿走,然而,如果上帝不拿走,讓我繼續活下去,那麼,我十份希望能夠將自己的生命,完全的為祂擺上,讓祂來主宰!

按此閱讀尹祖伊@am730《愛生命‧愛香港》專欄 

 
 
     
 
陳念聰
龐秋雁
韓樹華
湯麗萍
蔡廉明
植惠珍
陳頌恩
孫 豫
任志強
梁紹輝
鍾俊彥
黃兆祺
潘正輝
馮思聰博士
任嘉雯
王緯彬
葉漢浩
鄧志傑
陳碧霞牧師
王福義
艾 阮
詹維明
郭志華
鄭鴻昌
吳少華
陳尚義
范晉豪
王 南
蔡婉玲
黎曦明
謝明莊
黎家傑
徐榮耀
蔡錫昌
Connie x Philip
蕭永豪
陳美寶
Andrew
趙善榮
梁柏堅
王仕雄
曹美娟
譚永亨
查錫我
伍桂麟
彭順強
洪家耀
陳靜曦
麥敏媚
朱德貞
German
鍾一匡、鍾一諾
鄺文珣、應德榮
黃 民
馮華添
黎梅貞
鄭漢文
陳炎光
龔立人教授
余偉業
張婉雯
張慧嫈
陳培德
李棠師傅
宋詠茹
鄺頌安
張淑衡
郭晉安、歐倩怡
黃岳永
彭鴻昌
白耀燦
陳善文、姚仲民
王惠芬
何靜瑩
何偉航
馬安達/馬歷生
BabyJohn蔡瀚億
梁啟業
梁家寶
李德康醫生
李健達
陳任敏儀院牧
馬振年
鄭敬基
梁家麟博士
詹志文
蔡少琪牧師
陳芷盈
林淑敏
何國器
林廸奇
陳明恩(Corinna)
陳嘉寳(Anjay)
徐偉賢
陳守賢
陳立業
楊惠文
王祖藍
黃愷欣
楊瑞麟
蕭東山牧師
張致恆(Steven)
黃智賢
黃榮新
盧振雄
譚詠珊
李俊輝
鄧嘉玲
梁沃厚
楊芷瑩
趙珮瑜醫生
何凱文
何建宗教授
黃克勤博士
鍾一諾
鍾一匡
陳桂芬
余妙雲
姜少聰
張希寧
萬得康牧師
林浣心校長
李慧詩
梁嘉慧
李輝平
鍾凱瑩
邱騰華局長
張潤衡
胡麗芳
鄭秀文
沈祖堯校長
譚偉豪議員
李陳昭舜
胡容卿
李紹權
李志剛
潘天佑博士﹙Dr Peter Poon﹚
錢錕博士﹙Dr Paul Chien﹚
伍煒國博士﹙Dr Edward Ng﹚
霍耀明
俞 真
譚志源
連加恩醫生
龔柏成
彭婉明
韓馬利
John Zulueta
Anita Worthen
鄭明明
何基佑
溫裕紅
蘇如紅
徐武豪博士
陳苡棋
文雅言
譚智明
黃成智議員
張崇基
區佩瑜博士
梁錦松、伏明霞
譚傳華
鄧萃雯
喜樂合唱團
關心妍
費田妮醫生
蕭壽華牧師
高皓正
盧覺威
林本利博士
黃元山
陳肇賢
葉松茂
廖啟智
紀治興
陳慧蕊
戴紹曾牧師﹙Rev. Taylor﹚
趙芬妮
紅虹
張堅庭
羅乃萱
余德淳
沈祖堯醫生
尹祖伊
力克﹙Nick Vujicic﹚
李愛銳﹙Eric Liddell﹚
袁幼軒
金培達
張德培﹙Michael Chang﹚
小金子
蔣朗今
蔣麗萍
陳流芳
馮就賢夫婦
曾國銘
黃美廉
楊 羚
黎美嫻
陳鍵鋒
劉俠(杏林子)
張衍怡
嘉榆老師
王菀之﹙Ivana﹚
連加恩醫生
 
主頁 | 向生命致敬 | 機構事工 | 聚會消息 | 網上影院 | 人物見證 | 機構刊物 | 城中話題 | 下載區 | 奉獻祈禱 | 認識我們 | 福音產品 |


Copyright © 1972- 2017 GoodNews Communication International Ltd. 真証傳播 版權所有